方何

一只爬墙超级迅速的杂食咸鱼

“这就是你拼死想守护的?“Alex伸手去触碰对方的脸,但指间冰冷的触感明确的告知他,他的小刺客已经不在了。
“那我就毁了它。”他扯下Desmond的帽子,狠狠咬在脖颈上,只有很少的血流了出来。



上色废「瘫.jpg」
一张双人耗费所有力气,我尽力了「绝望.jpg」
以及明明听着五十度灰主题曲却画刀子的我「逃走」

不会画手,救命_(:з」∠)_

Desmod:趴着,别动!
Alex:(⁄ ⁄•⁄ ⁄•⁄ ⁄)

Alex:(⑉°з°)-♡des!
Desmond的内心:(#゚Д゚)ノ┻━┻[这种事情回家再说啊啊啊(划掉)]

动作有参考|・ω・`)
难得主动的Desmond和,难得冷淡的[并不]Alex?